<optgroup id="38cql"><listing id="38cql"><progress id="38cql"></progress></listing></optgroup>
    1. <small id="38cql"><dfn id="38cql"><del id="38cql"></del></dfn></small>

        <meter id="38cql"></meter>
            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沈從文經典語錄

            更新時間:2020-06-22 手機版

            沈從文經典語錄

              無論在學習、工作或是生活中,說到語錄,大家肯定都不陌生吧,語錄具有觀點鮮明,思想內容深刻的特點。什么樣的語錄才經典呢?下面是小編為大家整理的沈從文經典語錄,希望能夠幫助到大家。

            沈從文經典語錄1

              1、我一生從不相信權力,只相信智慧。

              2、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認識人。

              3、凡事都有偶然的湊巧,結果卻又如宿命的必然。

              4、細雨依然下個不止,溪面上一片煙。

              5、我就這樣一面看水一面想你。

              6、人生中值得回憶的哀樂人事都是濕的。

              7、后來我行走過那么多城市,卻再也找不到像你一樣的人。

              8、即使踏著荊棘,也不覺悲苦;即使有淚可落,亦不是悲涼。

              9、該笑的時候沒有快樂。該哭泣的時候沒有眼淚。該相信的時候沒有諾言。

              10、人們不記得你是誰,你就要告訴他們。我會留下來和你一起戰斗。

              11、白白的臉上流著汗水,我是走路倦了的人,你是那有綠的枝葉的路槐,可以讓我歇憩。

              12、凡是我用過的東西,我對它總發生一種不可言說的友誼,我不知道這是什么原因。

              13、一個人記得事情太多真不幸,知道事情太多也不幸,體會到太多事情也不幸。

              14、落月黃昏時節,占到那個巍然獨立在萬山環繞的孤城高處,眺望那些遠近殘毀的碉堡,還可依稀想見當時角鼓火炬傳警告急的光景。

              15、我越來越相信,創造美好的代價是:努力、失望以及毅力。首先是疼痛,然后才是歡樂。

              16、要想成功,就要學會與人合作,先學會放棄眼前的那些利益,這樣才能獲取長遠的大利,這就是我的成功之道。

              17、也許我愛的已不是你,而是對你付出的熱情。就像一座神廟,即使荒蕪,仍然是祭壇。一座雕像,即使坍塌,仍然是神。

              18、我要在你眼波中去洗我的手,摩到你的眼睛,太冷了。倘若你的眼睛真是這樣冷,在你鑒照下,有個人的心會結成冰。

              19、青春意味著一種靈魂內戰的勝利,意味著勇敢向前戰勝畏懼退縮,意味著渴望冒險壓倒安逸平淡。

              20、一分安靜增加了人對于人事的思索力,增加了夢,在這小城中生存的,各人也一定皆各在分定一份日子里,懷了對于人事愛憎必然的期待。

              21、讓我們站定,用雙腳插入意見,偏見,流言,欺騙和幻想的淤泥爛漿,插入覆蓋地表的這些沖擊物,直到觸及堅硬的石塊底層。對此,我們稱之為現實。

              22、夏天的飛鳥,飛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飛去了。秋天的黃葉,它們沒有什么可唱,只嘆息一聲,飛落在那里。

              23、要滅苦,先破執,不固執于追求,不以堅強為手段擁有為目標,心才能沒有牽掛,沒有負擔故無重,才能自由自在。所謂心事,不過是不如己意,那就是我執,執著于自己描畫的理想,一有落差,即生煩惱。

              24、我就是個不想明白道理卻永遠為現象所傾心的人。我看一切,卻并不把那個社會價值攙加進去,估定我的愛憎。我不愿向價錢上的多少來為百物作一個好壞批評,卻愿意考察它在我官覺上使我愉快不愉快的分量。

              25、我們雖各在收入最少卑微的位置上做事,卻生活的十分健康。有時即或胡鬧,把所有點點錢完全花到一些最可笑事情方面去,生活也仍然是健康的。我們不大關心錢的用處,為的是我們正在生活,有許多生活,本來只需我們用身心去接近,去經驗,卻不必用一筆錢或一本書來作居間介紹。

            沈從文經典語錄2

              1.該笑的時候沒有快樂。該哭泣的時候沒有眼淚。該相信的時候沒有諾言 ——沈從文 《邊城》

              2.人的寂寞,有時候很難用語言表達 ——沈從文 《邊城》

              3.像我這樣的女人,總是以一個難題的形式出現在感情里。 ——沈從文 《邊城》

              4.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沈從文 《湘行散記》

              5.他剛走到他自己那只小船邊,就快樂的唱起來了。忽然稅關復查處比鄰吊腳樓人家窗口,露出一個年青婦人鬢發散亂的頭顱,向河下人銳聲叫將起來:“牛保,牛保,我同你說的話,你記著嗎?” 年青水手向吊腳樓一方把手揮動著。 “唉,唉,我記得到!……冷!你是怎么的!快上床去!” 大約他知道婦人起身到窗邊時,是還不穿衣服的。 婦人似乎因為一番好意不能使水手領會,有點不高興的神氣。 “我等你十天,你有良心,你就來——”說著,彭的一聲把格子窗放下了。這時節眼睛一定已紅了。 ——沈從文 《一個多情水手與一個多情婦人》

              6.有些路看起來很近走去卻很遠的,缺少耐心永遠走不到頭。 ——沈從文

              7. 我走過許多地方的路 行過許多地方的橋 看過許多次數的云 喝過許多種類的酒 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沈從文 《沈從文家書》

              8. 我就這樣一面看水一面想你。 ——沈從文

              9. 我用手去觸摸你的眼睛。太冷了。倘若你的眼睛這樣冷,有個人的心會結成冰. ——沈從文

              10. 凡事都有偶然的湊巧,結果卻又如宿命的必然。 ——沈從文

              11. 生命都是太脆薄的一種東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經得住年月風雨,用對自然傾心的眼,反觀人生,使我不能不覺得熱情的可珍,而看重人與人湊巧的藤葛。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湊巧是不會有的。 ——沈從文 《沈從文家書》

              12. 寧可在法度外滅亡,不在法度中生存。 ——沈從文

              13. 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真性情的人,想法總是與眾不同。 ——沈從文 《邊城》

              14. 日子平平的過了一個月,一切人心上的病痛,似乎皆在那份長長的白日下醫治好了。 ——沈從文 《邊城》

              15. 可是那個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夢里為歌聲把靈魂輕輕浮起的年輕人,還不曾回到茶峒來。 ——沈從文 《邊城》

              16.一個女子在詩人的詩中永遠不會老去,但詩人他自己卻老去了……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湊巧是不會有的。我生平只看過一回滿月。但我也安慰自己說,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我應該為自己感到慶幸...... ——沈從文 《湘行散記》

              17.有些人是可以用時間輕易抹去的,猶如塵土。 ——沈從文 《邊城》

              18. 一個人記得事情太多真不幸,知道事情太多也不幸,體會到太多事情也不幸。 ——沈從文《邊城》

              19.值得回憶的哀樂人事常是濕的。 ——沈從文

              20.征服自己的一切弱點,正是一個人偉大的起始.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認識人。我只想造希臘小廟,這神廟供奉的是‘人性’。一輩子最怕的是在同一人生實在是一本書,內容復雜,分量沉重,值得翻到個人所能翻到的最后一頁,而且必須慢慢的翻。征服自己的一切弱點,正是一個人偉大的起始.熱情既使人瘋狂糊涂,也使人明澈深思。 ——沈從文

              21. 白河下游到辰州與沅水匯流后,便略顯渾濁,有出山泉水的意思。若溯流而上,則三丈五丈的深潭皆清澈見底。深潭為白日所映照,河底小小白石子,有花紋的瑪瑙石子,全看得明明白白。水中游魚來去,全如浮在空氣里。兩岸多高山,山中多可以造紙的細竹,常年作深翠顏色,逼人眼目。近水人家躲在桃杏花里,春天時只需注意,凡有桃花處必有人家,凡有人家處必可沽酒。 ——沈從文 《邊城》

              22.我明白你會來,所以我等。 ——沈從文 《雨后》

              23.落月黃昏時節,占到那個巍然獨立在萬山環繞的孤城高處,眺望那些遠近殘毀的碉堡,還可依稀想見當時角鼓火炬傳警告急的光景。 ——沈從文 《沈從文家書》

              24.我走過無數的橋,看過無數的云,喝過無數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紀的人,我應當為自己感到慶幸。 ——沈從文

              25. 我要建一座希臘小廟,里面供奉的是人性。 ——沈從文

              26.人事就是這樣子,自己造囚籠,關著自己。自己也做上帝,自己來崇拜。生存真是一種可憐的事情。 ——沈從文 《邊城》

              27. 我先以為我是個受得了寂寞的人,現在方明白我們自從在一處后,我就變成一個不能同你離開的人了……想起你我就忍受不了目前的一切了。我想打東西,罵粗話,讓冷風吹凍自己全身。我得同你在一處,這心才能安靜,事也才能做好! ——沈從文《湘行散記》

              28. 水是各處可流的,火是各處可燒的,月亮是各處可照的,愛情是各處可到的。 ——沈從文 《邊城》

              29.一個士兵要不戰死沙場,便是回到故鄉。 ——沈從文

              30. 為什么要掙扎?倘若那正是我要到的去處,用不著使力掙扎的。我一定放棄任何抵抗愿望。一直向下沉。不管它是帶咸味的海水,還是帶苦味的人生,我要沉到底為上。這才像是生活,是生命。我需要的就是絕對的皈依,從皈依中見到神。我是個鄉下人,走到任何一處照便都帶了一把尺,一把秤,和普遍社會總是不合。一切來到我命運中的事事物物,我有我自己的尺寸和分量,來證實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沈從文《水云》

              31.黃昏時天氣十分郁悶,溪面各處飛著紅蜻蜓。天上已起了云,熱風把兩山竹篁吹得聲音極大,看樣子到晚上必落大雨。 ——沈從文 《邊城》

              32.我一生從不相信權力,只相信智慧。 ——沈從文

              33.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遠近有了小小差異。 ——沈從文 《邊城》

              34.凡是我用過的東西,我對它總發生一種不可言說的友誼,我不知道這是什么原因。 ——沈從文 《湘行散記》

              35.船是只新船,油得黃黃的,干凈得可以作為教堂的神龕。我臥的地方較低一些,可聽得出水在船底流過的細碎聲音。前艙用板隔斷,故我可以不被風吹。我坐的是后面,凡為船后的天、地、水,我全可以看到。我就這樣一面看水一面想你。我快樂,就想應當同你快樂,我悶,就想要你在我必可以不悶。我同船老板吃飯,我盼望你也在一角吃飯。 ——沈從文 《湘行散記》

              36.月光如銀子,無處不可照及,山上篁竹在月光下皆成為黑色。身邊草叢中蟲聲繁密如落雨。間或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忽然會有一只草鶯“落落落落噓!”囀著它的喉嚨,不久之間,這小鳥兒又好象明白這是半夜,不應當那么吵鬧,便仍然閉著那小小眼兒安睡了。 ——沈從文 《邊城》

              37.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 明天 回來 ——沈從文 《邊城》

              38.學貿易,學應酬,學習到一個新地方去生活,且學習用刀保護身體同名譽,教育的目的,似乎在使兩個孩子學得做人的勇氣與正義。 ——沈從文 《邊城》

              39.一個女子在詩人的詩中,永遠不會老去,但詩人他自己卻老去了。 ——沈從文

              40.這并不是人的罪過。詩人們會在一件小事上寫出整本整部的詩,雕刻家在一塊石頭上雕得出骨血如生的人像,畫家一撇兒綠,一撇兒紅,一撇兒灰,畫得出一幅一幅帶有魔力的彩畫,誰不是為了惦著一個微笑的影子,或是一個皺眉的記號,方弄出那么些古怪成績?翠翠不能用文字,不能用石頭,不能用顏色把那點心頭上的愛憎移到別一件東西上去,卻只讓她的心,在一切頂荒唐事情上馳騁。她從這分穩秘里,常常得到又驚又喜的興奮。一點兒不可知的未來,搖撼她的情感極厲害,她無從完全把那種癡處不讓祖父知道。 ——沈從文 《邊城》

              41.翠翠依傍祖父坐著,問祖父: “爺爺,誰是第一個做這個小管子的人?” “一定是個最快樂的人,因為他分給人的也是許多快樂;可又象是個最不快樂的人作的,因為他同時也可以引起人不快樂!” ——沈從文 《邊城》

              42.到了冬天,那個圮坍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墒悄莻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夢里為歌聲把靈魂輕輕浮起的年青人,還不曾回到茶峒來。 ………… 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回來! ——沈從文 《邊城》

              43.倘若你的眼睛真是這樣冷,在你鑒照下,有個人的心會結成冰。 ——沈從文《月下》

              44.一個對于詩歌圖畫稍有興味的旅客,在這小河中,蜷伏于一只小船上,作三十天的旅行,必不至于感到厭煩,正因為處處有奇跡,自然的大膽處與精巧處,無一處不使人神往傾心。 ——沈從文 《邊城》

              45. 但真的歷史卻是一條河。從那日夜長流千古不變的水里石頭和砂子,腐了的草木,破爛的船板,使我觸著平時我們所疏忽了若干年代若干人類的哀樂! ——沈從文《湘行散記》

              46. 要自己作主,站到對溪高崖竹林里為你唱三年六個月的歌是馬路——你若歡喜走馬路,我相信人家會為你在日頭下唱熱情的歌,在月光下唱溫柔的歌,一直唱到吐血喉嚨爛! ——沈從文 《邊城》

              47. 這時真靜,我為了這靜,好像讀一首怕人的詩。這真是詩。不同處就是任何好詩所引起的情緒,還不能那么動人罷了。這時心里透明的,想一切皆深入無間。我在溫習你的一切。我真帶點兒驚訝,當我默讀到生活某一章時,我不止驚訝。我稱量我的幸運,且計算它,但這無法使我弄清楚一點點。你占去了我的感情全部。為了這點幸福的自覺,我嘆息了。 ——沈從文 《湘行散記》

              48.倘若你的眼睛真是這樣冷,在你鑒照下,有個人的心會結成冰。 ——沈從文《月下》

              49.永遠只想用無私和有愛來回答這個社會的無情。 ——沈從文

              50.日頭沒有辜負我們,我們也切莫辜負日頭。 ——沈從文 《邊城》

              51. 我總那么想,一條河對于人太有用處了。人笨,在創作上是毫無希望可言的。海雖儼然很大,給人的幻想也寬,但那種無變化的龐大,對于一個作家靈魂的陶冶無多益處可言。黃河則沿河都市人口不相稱,地寬人少,也不能教訓我們什么。長江還好,但到了下游,對于人的興感也仿佛無什么特殊處。我贊美我這故鄉的河,正因為它同都市相隔絕,一切極樸野,一切不普遍化,生活形式生活態度皆有點原人意味,對于一個作者的教訓太好了。我倘若還有什么成就,我常想,教給我思索人生,教給我體念人生,教給我智慧同品德,不是某一個人,卻實實在在是這一條河。 ——沈從文 《湘行散記》

              52.“照理說:炒菜要人吃,唱歌要人聽?墒侨思覟槟愠,是要你懂他歌里的意思!” “爺爺,懂歌里什么意思?” “自然是他那顆想同你要好的真心!不懂那點心事,不是同聽竹雀唱歌一樣了嗎?” ——沈從文 《邊城》

              53. 我可以寫出精美的文字,但偉大的文字我也許永遠也寫不出了。 ——沈從文

              54. 一個女子在詩人的詩中永遠不會老去,但詩人他自己卻老去了。但我也安慰自己說,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我應該為自己感到慶幸。 ——沈從文 《湘行散記》

              55. 有人常常會問我們如何就會寫小說?倘若我真真實實的來答復,我真想說:“你到湘西去旅行一年就好了! ——沈從文 《湘行散記》

              56. 為什么要掙扎?倘若那正是我要到的去處,用不著使力掙扎的。我一定放棄任何抵抗愿望。一直向下沉。不管它是帶咸味的海水,還是帶苦味的人生,我要沉到底為止。這才像是生活,是生命。 ——沈從文

              57.聰明人要理想生活,愚蠢人要習慣生活。聰明人以為目前并不完全好,一切應比目前更好,且竭力追求那個理想。愚蠢人對習慣完全滿意,安于習慣,保護習慣。(在世俗觀察上,這兩種人稱呼常常相反,安于習慣的被呼為聰明人,懷抱理想的人卻成愚蠢家伙。) ——沈從文

              58. 翠翠每天皆到白塔下背太陽的一面去午睡,高處既極涼快,兩山竹篁里叫得使人發松的竹雀和其它鳥類又如此之多,致使她在睡夢里盡為山鳥歌聲所浮著,做的夢也便常是頂荒唐的夢。 ——沈從文 《邊城》

              59. 一個戰士不是戰死沙場,便要回到故鄉。 ——沈從文

              60.時候變了,一切也自然不同了,皇帝已不再坐江山,平常人還消說!楊馬兵想起自己年青作馬夫時,牽了馬匹到碧溪岨來對翠翠母親唱歌,翠翠母親不理會,到如今這自己卻成為這孤雛的唯一靠山唯一信托人,不由得不苦笑。 ——沈從文 《邊城》

              61. 然而這地方的一切,雖在歷史中也照樣發生不斷的殺戮,爭奪,以及一到改朝換代時,派人民擔負種種不幸命運,死的因此死去,活的被逼迫留發,剪發,在生活上受新朝代種種限制與支配。然而細細一想,這些人根本上又似乎與歷史毫無關系。從他們應付生存的方法與排泄感情的娛樂上看來,竟好像古今相同,不分彼此。這時我所眼見的光景,或許就與兩千年前屈原所見的完全一樣。 ——沈從文 《湘行散記》

              62.一切光,一切聲音,到這時已為黑夜所撫慰而安靜了,只有水面上那一份紅火與那一派聲音。那種聲音與光明,正為著水中的魚與水面的漁人生存的搏戰,已在這河面上存在了若干年,且將在接連而來的每個夜晚依然繼續存在。我弄明白了,回到艙中以后,依然默聽著那個單調的聲音。我所看到的仿佛是一種原始人與自然戰爭的情景。那聲音,那火光,接近于原始人類的武器! ——沈從文 《湘行散記》

              63. 我的心總得為一種新鮮聲音,新鮮顏色,新鮮氣味而跳。我得認識本人生活以外的生活。我的智慧應當從直接生活上吸收消化,卻不須從一本好書一句好話上學來。 ——沈從文 《我讀一本小書同時又讀一本大書》

              64. 小樓上陽光甚美,心中茫然, 如一戰敗武士,受傷后獨臥荒草間,武器與武力已全失。 午后秋陽照銅甲上炙熱。 手邊有小小甲蟲,耳畔聞遠處尚有落荒戰馬狂奔,不覺眼濕。 心中實充滿作戰雄心,又似覺一切已成過去, 生命中僅存殘余一種幻念,一種陳跡的溫習。 ——沈從文 《淺淵》

              65.翠翠在風日里長養著,把皮膚變得黒黑的,觸目為青山綠水,一對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長養她切教育她,為人天真活潑,處處儼然如一只小獸物。 ——沈從文《邊城》

              66.毫無可疑,我對于這條河中的一切,經過這次旅行可以多認識了一些,此后寫到它時也必更動人一些,在別人看來,我必可得到"更成功"的諛語,但在我自己,卻成為一個永遠不能用驕傲心情來作自己工作的補劑那么一個人了。我明白我們的能力,比自然如何渺小,我低首了。 ——沈從文 《湘行散記》

              67.照規矩,一到家里就會嗅到鍋中所燜瓜菜的味道,且可見到翠翠安排晚飯在燈光下跑來跑去的影子。 ——沈從文 《邊城》

              68.大老何嘗不想在車路上失敗時走馬路;但他一聽到二老的坦白陳述后,他就知道馬路只二老有分,自己的事不能提了。 ——沈從文 《邊城》

              69.這辦法決定后,老馬兵以為二老不久必可回來的,就依然把馬匹托營上人照料,在碧溪岨為翠翠作伴,把一個一個日子過下去。 ——沈從文 《邊城》

              70. 在這一段長長歲月中,世界上多少民族皆墮落了,衰老了,滅亡了。這地方的一切,雖在歷史中也照樣發生不斷的殺戮,爭奪,以及一到改朝換代時,派人民擔負種種不幸命運,死的因此死去,活的被逼迫留發、剪發,在生活上受新朝代種種限制與支配。然而細細一想,這些人根本上又似乎與歷史毫無關系。從他們應付生存的方法與排泄感情的娛樂上看來,竟好像今古相同,不分彼此。這時節我所眼見的光景,或許就與兩千年前屈原所見的完全一樣。 ——沈從文 《箱子巖》

              71.我這一輩子,走過許多地方的路,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年齡的人。 ——沈從文

              72.二十年前澧州地方一個部隊的馬夫,姓賀名龍,一菜刀切下了一個兵士的頭顱,二十年后就得驚動三省集中十萬軍隊來解決這個馬夫。誰個人會注意這小小節目,誰個人想象得到人類歷史使用什么寫成的! ——沈從文 《湘行散記》

              73.我不能給那個小婦人什么,也再不作給那水手一點點錢的打算了,我覺得他們的欲望同悲哀都十分神圣,我不配用錢或別的方法滲進他們命運里去,擾亂他們生活上那一分應有的哀樂。 ——沈從文 《湘行散記》

              74. 我看過多地方云走過多地方橋喝過多地方酒只愛過正當好年華女子 ——沈從文《由達園給張兆和》

            沈從文經典語錄3

              1、有些人是可以用時間輕易抹去的,猶如塵土。

              2、美麗總令人憂愁,然而還受用。

              3、我用手去觸摸你的眼睛,太冷了。倘若你的眼睛這樣冷,有個人的心會結成冰。

              4、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回來。

              5、我和我的讀者都行將老去。

              6、我明白你會來,所以我等。

              7、人生中值得回憶的哀樂人事都是濕的。

              8、一個戰士不是戰死沙場,便要回到故鄉。

              9、一個士兵要不戰死沙場,便是回到故鄉。

              10、倘若你的眼睛真是這樣冷,在你鑒照下,有個人的心會結成冰。

              11、日子平平的過了一個月,一切人心上的病痛,似乎皆在那份長長的白日下醫治好了。

              12、眼睛撫摸著雅致的封面,仿佛生命原有的著色,我回想起許多村莊大地上的故事,喉嚨不住地涌起一股無法表達的東西,只好用下咽來抑制了。

              13、假若要老老實實去戀愛,便應找這種人做伴侶:能有這種不屈不撓求達目的的決心,又能在別人勝利后從從容容不餒其向前的銳氣,才真算是可以共同生活的愛侶!

              14、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15、學貿易,學應酬,學習到一個新地方去生活,且學習用刀保護身體同名譽,教育的目的,似乎在使兩個孩子學得做人的勇氣與正義。

              16、要自己作主,站到對溪高崖竹林里為你唱三年六個月的歌是馬路你若歡喜走馬路,我相信人家會為你在日頭下唱熱情的歌,在月光下唱溫柔的歌,一直唱到吐血喉嚨爛!

              17、我走過無數的橋,看過無數的云,喝過無數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紀的人,我應當為自己感到慶幸。

              18、一個對于詩歌圖畫稍有興味的旅客,在這小河中,蜷伏于一只小船上,作三十天的旅行,必不至于感到厭煩,正因為處處有奇跡,自然的大膽處與精巧處,無一處不使人神往傾心。

              19、時候變了,一切也自然不同了,皇帝已不再坐江山,平常人還消說!楊馬兵想起自己年青作馬夫時,牽了馬匹到碧溪岨來對翠翠母親唱歌,翠翠母親不理會,到如今這自己卻成為這孤雛的唯一靠山唯一信托人,不由得不苦笑。

              20、聰明人要理想生活,愚蠢人要習慣生活。聰明人以為目前并不完全好,一切應比目前更好,且竭力追求那個理想。愚蠢人對習慣完全滿意,安于習慣,保護習慣。(在世俗觀察上,這兩種人稱呼常常相反,安于習慣的被呼為聰明人,懷抱理想的人卻成愚蠢家伙。)

              21、月光如銀子,無處不可照及,山上篁竹在月光下皆成為黑色。身邊草叢中蟲聲繁密如落雨。間或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忽然會有一只草鶯落落落落噓!囀著它的喉嚨,不久之間,這小鳥兒又好象明白這是半夜,不應當那么吵鬧,便仍然閉著那小小眼兒安睡了。

              22、沈從文說:我人來到城市五六十年,始終還是個鄉下人,不習慣城市生活,苦苦懷念我家鄉那條沅水和水邊的人們,我感情同他們不可分。雖然也寫都市生活,寫城市各階層人,但對我自己的作品,我比較喜愛的還是那些描寫我家鄉水邊人的哀樂故事。因此我被稱為鄉土作家。

              23、他們生活雖那么同一般社會疏遠,但是眼淚與歡樂,在一種愛憎得失間,揉進了這些人生活里時,也便同另外一片土地另外一些年輕生命相似,全個身心為那點愛憎所浸透,見寒作熱,忘了一切。若有多少不同處,不過是這些人更真切一點,也更近于糊涂一點罷了。

              24、白河下游到辰州與沅水匯流后,便略顯渾濁,有出山泉水的意思。若溯流而上,則三丈五丈的深潭皆清澈見底。深潭為白日所映照,河底小小白石子,有花紋的瑪瑙石子,全看得明明白白。水中游魚來去,全如浮在空氣里。兩岸多高山,山中多可以造紙的細竹,常年作深翠顏色,逼人眼目。近水人家躲在桃杏花里,春天時只需注意,凡有桃花處必有人家,凡有人家處必可沽酒。

            沈從文經典語錄4

              活在這個大時代里,個人實在太渺小了。我知道的并不比任何人多。對于廣泛人生的種種,能用筆寫到的只是很窄很小一部分。我表示的人生態度,你們從另外一個立場上看來覺得不對,那也是很自然的……

              普通人用腳走路,我用的是腦子。

              察明人類之狂妄和愚昧,與思索個人的老死病苦,一樣是偉大的事業,積極的可以當成一種重大的工作,再消極的也不失為一種有趣的消遣。

              永遠只想用無私和友愛回答這個社會的無情。

              人世幸福照例是孿生的,憂患也并不單獨存在,在生活中我們常會為一只不能目睹的手所顛覆,也常會為一種不能意想的妒忌所陷害。

              每一個日子往后退去,人就長大成年,冬天的夜雖然很長,總不會把夢做到窮盡了。

              自在這個東西最重要

              梁文道瘦了許多。一襲中式白衫。光頭造型。一副永遠的黑框眼鏡,露出一雙愈來愈像嵌進去的深邃眼神。

              公眾眼里的梁文道十分活躍,但他說自己最喜歡的生活方式就是看書、寫作。

              “現在我每天也都要看上幾小時的書。不一定是在睡前,有時是晚上,有時是下午!彼f,只要是在家的時間,全都用來看書了。出門在外,也是拖著一堆堆的書在機場奔波。他看的書很龐雜,但多年來,思想和哲學方面的著作一直還是他最喜歡的,比如?碌臅,他把幾乎能找到的都看遍了。

              劍橋英王學院圖書館館長曾對采訪他的媒體說,他家里沒有書房,他的家就是他的書房。對此,梁文道特別認同:“對對,沒有書房,書越買越多,我的家也是到處放的都是書,真的,我的家也就是我的書房了!

              梁文道在香港的家是一個一百多平方米的公寓,房間里的主要家具就是九個頂天立地的大書柜。除此之外,家里面其他能用的空間已經全放滿了書,包括走廊、過道、衛生間。

              梁文道正忙著換個大房子,其理由當然是為了放書。他說,這些書大部分都是自己買的,也有一些別人送的。對于書他沒有任何物質性的要求和講究,就是“如果可以選擇版本的話,我寧可買舊書,尤其是那些折了角和頁的書。是因為我覺得這些書很可冷”。

              梁文道會隨時隨地看書買書,甚至當他在世界各地旅行的時候。與別人不同,他到了旅行目的地,不是先去游玩,而是要先找當地有哪些書店,似乎這樣才會踏實!拔視⒁庹夷切┯袃热莸臅,看里面思想性的東西對我有沒有啟發。而出乎意外的是,你在當地買的書往往有的還真不錯!

              比如在巴厘島時,人們知道那是度假勝地,梁文道卻發現那里竟然是一個“很有文化”的地方,因為“當地書店還有很多關于印度教方面的書”。

              對于“假設到一個孤島上僅能帶兩本書的話,你會帶什么書”這樣奇怪的問題,梁文道的回答是:一本類似野外生存的,另一本不是哲學,也不是文學,而是關于佛法修行的書。

              事實上,作為南傳佛教上座部的宗徒,梁文道每年都要短期出家,到馬來西亞達摩灑甘露尊者座下修行。

              梁文道小時是天主教徒,但因后來念哲學系,讓他覺得自己“無法再接受有神這種說法”。而談到近年皈依佛教的緣由,梁文道說主要緣于一次演說。那是越南高僧一行禪師的一場很令人感動的演說:他一身棕色袈裟,為現場幾千人講佛學。他說話聲音很小,沒有特別節奏感,言詞很樸實,但現場每個人都有被他“震住”的感覺。

              梁文道和朋友走出來時,兩人異口同聲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這種人?“那么安穩、平靜、慈悲,他看上去就像能接受很多我們不能想像的事情的樣子!彼f自己很羨慕,希望也能做這樣的人。

              我們來到這個世上,到底追求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哈佛大學《幸福課》教授Tal Ben Shahar堅定地認為:幸福感是衡量人生的惟一標準,是所有目標的最終目標。

              記得鳳凰衛視某次節目中,梁文道也曾談到“幸福感”的話題。他認為廣義上這是個社會問題:“中國過去這些年只追求經濟發展指標,而到了現在,社會上出現各種問題,貧富差距,食物不安全,出門不安全,甚至你住的房子不知哪天被推土機給推了,你的孩子也不能隨便喝奶、坐車。人們時常生活在某種社會危機中,而這種不安全感又常常無法量化!

              如今中國提出要將幸福指數作為發展目標,他覺得還是很好的。在他看來,幸福指標,就是將安定感進行適度的量化。幸福指數當然并不保證幸福,它是幸福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其實他很個人化地認為,“幸?隙ㄅc房子、家三者要拆開”。

              說到他自己有關幸福的想法,他認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是出家人”!昂玫某黾胰恕,具有那種居無定所而四處皆自在的狀態,那則是他個人最向往之境界!拔艺娴南嘈,自在這個東西最重要,而這個重要東西絕不是外在物質能夠給予的!

              這個孩子注定會成為億萬富豪

              你或許已經聽說凱恩·蒙羅伊的故事,這個家住洛杉磯東部的孩子在他父親的汽車配件商店內設立了一個游樂場——一切設施全部由紙箱制成。

              去年暑假,凱恩開始在父親的車廠一角,利用紙箱搭造自己的游樂場。

              憑著他的創意,打造出如同一個真正的游樂場,比任何機動游戲更有心思和樂趣,但凱恩的游樂場一直都沒有顧客上門。

              直到有一天,短片導演穆立克為了買汽車零件而來到車廠,他不但是凱恩游樂場的第一位顧客,同時也被凱恩的創意感動了。

              于是,穆立克決定上網號召網友一起到凱恩的游樂場玩,也給努力經營游樂場的凱恩一個驚喜。穆立克把整個過程拍攝下來,制作11分鐘的短片,出乎意料,短片在網絡上大受歡迎,許多網友看到這名9歲小孩的誠意,也大受感動,紛紛前來為他打氣。

              這個故事還沒結束,穆立克還為凱恩設立獎學金,已經為他籌得超過170,000美元。此外,有基金會以凱恩為名,捐出25萬美元鼓勵青少年發揮創意。

            沈從文經典語錄5

              像我這樣的女人,總是以一個難題的形式出現在感情里。 ――沈從文 《邊城》

              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沈從文 《湘行散記》

              我明白你會來,所以我等。 ――沈從文 《雨后》

              有些路看起來很近走去卻很遠的,缺少耐心永遠走不到頭。――沈從文

              我走過許多地方的路 行過許多地方的橋 看過許多次數的云 喝過許多種類的酒 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沈從文 《沈從文家書》

              我就這樣一面看水一面想你。 ――沈從文

              我用手去觸摸你的眼睛。太冷了。倘若你的眼睛這樣冷,有個人的心會結成冰. ――沈從文

              凡事都有偶然的湊巧,結果卻又如宿命的必然。 ――沈從文

              生命都是太脆薄的一種東西,并不比一株花更經得住年月風雨,用對自然傾心的眼,反觀人生,使我不能不覺得熱情的可珍,而看重人與人湊巧的藤葛。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湊巧是不會有的。 ――沈從文 《沈從文家書》

              該笑的時候沒有快樂。該哭泣的時候沒有眼淚。該相信的時候沒有諾言 ――沈從文 《邊城》

              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真性情的人,想法總是與眾不同。 ――沈從文 《邊城》

              日子平平的過了一個月,一切人心上的病痛,似乎皆在那份長長的白日下醫治好了。 ――沈從文 《邊城》

              可是那個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夢里為歌聲把靈魂輕輕浮起的年輕人,還不曾回到茶峒來。――沈從文《邊城》

              一個女子在詩人的詩中永遠不會老去,但詩人他自己卻老去了……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湊巧是不會有的。我生平只看過一回滿月。但我也安慰自己說,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我應該為自己感到慶幸...... ――沈從文 《湘行散記》

              有些人是可以用時間輕易抹去的,猶如塵土。 ――沈從文《邊城》

              一個人記得事情太多真不幸,知道事情太多也不幸,體會到太多事情也不幸。 ――沈從文 《邊城》

              值得回憶的哀樂人事常是濕的。 ――沈從文

              征服自己的一切弱點,正是一個人偉大的起始.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認識人。我只想造希臘小廟,這神廟供奉的是‘人性’。一輩子最怕的是在同一人生實在是一本書,內容復雜,分量沉重,值得翻到個人所能翻到的最后一頁,而且必須慢慢的翻。征服自己的一切弱點,正是一個人偉大的起始.熱情既使人瘋狂糊涂,也使人明澈深思。 ――沈從文

              白河下游到辰州與沅水匯流后,便略顯渾濁,有出山泉水的意思。若溯流而上,則三丈五丈的深潭皆清澈見底。深潭為白日所映照,河底小小白石子,有花紋的瑪瑙石子,全看得明明白白。水中游魚來去,全如浮在空氣里。兩岸多高山,山中多可以造紙的細竹,常年作深翠顏色,逼人眼目。近水人家躲在桃杏花里,春天時只需注意,凡有桃花處必有人家,凡有人家處必可沽酒。 ――沈從文 《邊城》

              寧可在法度外滅亡,不在法度中生存。 ――沈從文

              水是各處可流的,火是各處可燒的,月亮是各處可照的,愛情是各處可到的。 ――沈從文 《邊城》

              我走過無數的橋,看過無數的云,喝過無數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紀的人,我應當為自己感到慶幸。 ――沈從文

              我要建一座希臘小廟,里面供奉的是人性。 ――沈從文

              人事就是這樣子,自己造囚籠,關著自己。自己也做上帝,自己來崇拜。生存真是一種可憐的事情。 ――沈從文 《邊城》

              我先以為我是個受得了寂寞的人,現在方明白我們自從在一處后,我就變成一個不能同你離開的人了……想起你我就忍受不了目前的一切了。我想打東西,罵粗話,讓冷風吹凍自己全身。我得同你在一處,這心才能安靜,事也才能做好! ――沈從文 《湘行散記》

              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遠近有了小小差異。 ――沈從文 《邊城》

              一個士兵要不戰死沙場,便是回到故鄉。 ――沈從文

              為什么要掙扎?倘若那正是我要到的去處,用不著使力掙扎的。我一定放棄任何抵抗愿望。一直向下沉。不管它是帶咸味的海水,還是帶苦味的人生,我要沉到底為上。這才像是生活,是生命。我需要的就是絕對的皈依,從皈依中見到神。我是個鄉下人,走到任何一處照便都帶了一把尺,一把秤,和普遍社會總是不合。一切來到我命運中的事事物物,我有我自己的尺寸和分量,來證實生命的價值和意義。 ――沈從文 《水云》

              黃昏時天氣十分郁悶,溪面各處飛著紅蜻蜓。天上已起了云,熱風把兩山竹篁吹得聲音極大,看樣子到晚上必落大雨。 ――沈從文 《邊城》

              我一生從不相信權力,只相信智慧。 ――沈從文

              人的寂寞,有時候很難用語言表達 ――沈從文 《邊城》

              落月黃昏時節,占到那個巍然獨立在萬山環繞的孤城高處,眺望那些遠近殘毀的碉堡,還可依稀想見當時角鼓火炬傳警告急的光景。 ――沈從文 《沈從文家書》

              月光如銀子,無處不可照及,山上篁竹在月光下皆成為黑色。身邊草叢中蟲聲繁密如落雨。間或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忽然會有一只草鶯“落落落落噓!”囀著它的喉嚨,不久之間,這小鳥兒又好象明白這是半夜,不應當那么吵鬧,便仍然閉著那小小眼兒安睡了。 ――沈從文 《邊城》

              船是只新船,油得黃黃的,干凈得可以作為教堂的神龕。我臥的地方較低一些,可聽得出水在船底流過的細碎聲音。前艙用板隔斷,故我可以不被風吹。我坐的是后面,凡為船后的天、地、水,我全可以看到。我就這樣一面看水一面想你。我快樂,就想應當同你快樂,我悶,就想要你在我必可以不悶。我同船老板吃飯,我盼望你也在一角吃飯。 ――沈從文 《湘行散記》

              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 明天 回來 ――沈從文 《邊城》

              學貿易,學應酬,學習到一個新地方去生活,且學習用刀保護身體同名譽,教育的目的,似乎在使兩個孩子學得做人的勇氣與正義。 ――沈從文 《邊城》

              一個女子在詩人的詩中,永遠不會老去,但詩人他自己卻老去了。 ――沈從文

              這并不是人的罪過。詩人們會在一件小事上寫出整本整部的詩,雕刻家在一塊石頭上雕得出骨血如生的人像,畫家一撇兒綠,一撇兒紅,一撇兒灰,畫得出一幅一幅帶有魔力的彩畫,誰不是為了惦著一個微笑的影子,或是一個皺眉的'記號,方弄出那么些古怪成績?翠翠不能用文字,不能用石頭,不能用顏色把那點心頭上的愛憎移到別一件東西上去,卻只讓她的心,在一切頂荒唐事情上馳騁。她從這分穩秘里,常常得到又驚又喜的興奮。一點兒不可知的未來,搖撼她的情感極厲害,她無從完全把那種癡處不讓祖父知道。 ――沈從文 《邊城》

              一個對于詩歌圖畫稍有興味的旅客,在這小河中,蜷伏于一只小船上,作三十天的旅行,必不至于感到厭煩,正因為處處有奇跡,自然的大膽處與精巧處,無一處不使人神往傾心。 ――沈從文 《邊城》

              到了冬天,那個圮坍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墒悄莻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夢里為歌聲把靈魂輕輕浮起的年青人,還不曾回到茶峒來。 ………… 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回來! ――沈從文 《邊城》

              翠翠依傍祖父坐著,問祖父: “爺爺,誰是第一個做這個小管子的人?” “一定是個最快樂的人,因為他分給人的也是許多快樂;可又象是個最不快樂的人作的,因為他同時也可以引起人不快樂!” ――沈從文 《邊城》

              凡是我用過的東西,我對它總發生一種不可言說的友誼,我不知道這是什么原因。 ――沈從文 《湘行散記》

              但真的歷史卻是一條河。從那日夜長流千古不變的水里石頭和砂子,腐了的草木,破爛的船板,使我觸著平時我們所疏忽了若干年代若干人類的哀樂! ――沈從文 《湘行散記》

              要自己作主,站到對溪高崖竹林里為你唱三年六個月的歌是馬路――你若歡喜走馬路,我相信人家會為你在日頭下唱熱情的歌,在月光下唱溫柔的歌,一直唱到吐血喉嚨爛! ――沈從文 《邊城》

              這時真靜,我為了這靜,好像讀一首怕人的詩。這真是詩。不同處就是任何好詩所引起的情緒,還不能那么動人罷了。這時心里透明的,想一切皆深入無間。我在溫習你的一切。我真帶點兒驚訝,當我默讀到生活某一章時,我不止驚訝。我稱量我的幸運,且計算它,但這無法使我弄清楚一點點。你占去了我的感情全部。為了這點幸福的自覺,我嘆息了。 ――沈從文 《湘行散記》

              日頭沒有辜負我們,我們也切莫辜負日頭。 ――沈從文 《邊城》

              永遠只想用無私和有愛來回答這個社會的無情。 ――沈從文

              “照理說:炒菜要人吃,唱歌要人聽?墒侨思覟槟愠,是要你懂他歌里的意思!” “爺爺,懂歌里什么意思?” “自然是他那顆想同你要好的真心!不懂那點心事,不是同聽竹雀唱歌一樣了嗎?” ――沈從文 《邊城》

              我總那么想,一條河對于人太有用處了。人笨,在創作上是毫無希望可言的。海雖儼然很大,給人的幻想也寬,但那種無變化的龐大,對于一個作家靈魂的陶冶無多益處可言。黃河則沿河都市人口不相稱,地寬人少,也不能教訓我們什么。長江還好,但到了下游,對于人的興感也仿佛無什么特殊處。我贊美我這故鄉的河,正因為它同都市相隔絕,一切極樸野,一切不普遍化,生活形式生活態度皆有點原人意味,對于一個作者的教訓太好了。我倘若還有什么成就,我常想,教給我思索人生,教給我體念人生,教給我智慧同品德,不是某一個人,卻實實在在是這一條河。 ――沈從文 《湘行散記》

              聰明人要理想生活,愚蠢人要習慣生活。聰明人以為目前并不完全好,一切應比目前更好,且竭力追求那個理想。愚蠢人對習慣完全滿意,安于習慣,保護習慣。(在世俗觀察上,這兩種人稱呼常常相反,安于習慣的被呼為聰明人,懷抱理想的人卻成愚蠢家伙。) ――沈從文

              我可以寫出精美的文字,但偉大的文字我也許永遠也寫不出了。 ――沈從文

              一個女子在詩人的詩中永遠不會老去,但詩人他自己卻老去了。但我也安慰自己說,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我應該為自己感到慶幸。 ――沈從文 《湘行散記》

              有人常常會問我們如何就會寫小說?倘若我真真實實的來答復,我真想說:“你到湘西去旅行一年就好了! ――沈從文 《湘行散記》

              為什么要掙扎?倘若那正是我要到的去處,用不著使力掙扎的。我一定放棄任何抵抗愿望。一直向下沉。不管它是帶咸味的海水,還是帶苦味的人生,我要沉到底為止。這才像是生活,是生命。 ――沈從文

              時候變了,一切也自然不同了,皇帝已不再坐江山,平常人還消說!楊馬兵想起自己年青作馬夫時,牽了馬匹到碧溪來對翠翠母親唱歌,翠翠母親不理會,到如今這自己卻成為這孤雛的唯一靠山唯一信托人,不由得不苦笑。 ――沈從文 《邊城》

              翠翠每天皆到白塔下背太陽的一面去午睡,高處既極涼快,兩山竹篁里叫得使人發松的竹雀和其它鳥類又如此之多,致使她在睡夢里盡為山鳥歌聲所浮著,做的夢也便常是頂荒唐的夢。 ――沈從文 《邊城》

              一個戰士不是戰死沙場,便要回到故鄉。 ――沈從文

              一切光,一切聲音,到這時已為黑夜所撫慰而安靜了,只有水面上那一份紅火與那一派聲音。那種聲音與光明,正為著水中的魚與水面的漁人生存的搏戰,已在這河面上存在了若干年,且將在接連而來的每個夜晚依然繼續存在。我弄明白了,回到艙中以后,依然默聽著那個單調的聲音。我所看到的仿佛是一種原始人與自然戰爭的情景。那聲音,那火光,接近于原始人類的武器! ――沈從文 《湘行散記》

              然而這地方的一切,雖在歷史中也照樣發生不斷的殺戮,爭奪,以及一到改朝換代時,派人民擔負種種不幸命運,死的因此死去,活的被逼迫留發,剪發,在生活上受新朝代種種限制與支配。然而細細一想,這些人根本上又似乎與歷史毫無關系。從他們應付生存的方法與排泄感情的娛樂上看來,竟好像古今相同,不分彼此。這時我所眼見的光景,或許就與兩千年前屈原所見的完全一樣。 ――沈從文 《湘行散記》

              毫無可疑,我對于這條河中的一切,經過這次旅行可以多認識了一些,此后寫到它時也必更動人一些,在別人看來,我必可得到"更成功"的諛語,但在我自己,卻成為一個永遠不能用驕傲心情來作自己工作的補劑那么一個人了。我明白我們的能力,比自然如何渺小,我低首了。 ――沈從文 《湘行散記》

              我的心總得為一種新鮮聲音,新鮮顏色,新鮮氣味而跳。我得認識本人生活以外的生活。我的智慧應當從直接生活上吸收消化,卻不須從一本好書一句好話上學來。 ――沈從文 《我讀一本小書同時又讀一本大書》

              小樓上陽光甚美,心中茫然, 如一戰敗武士,受傷后獨臥荒草間,武器與武力已全失。 午后秋陽照銅甲上炙熱。 手邊有小小甲蟲,耳畔聞遠處尚有落荒戰馬狂奔,不覺眼濕。 心中實充滿作戰雄心,又似覺一切已成過去, 生命中僅存殘余一種幻念,一種陳跡的溫習。 ――沈從文 《淺淵》

              翠翠在風日里長養著,把皮膚變得黑的,觸目為青山綠水,一對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長養她切教育她,為人天真活潑,處處儼然如一只小獸物。 ――沈從文 《邊城》

              這辦法決定后,老馬兵以為二老不久必可回來的,就依然把馬匹托營上人照料,在碧溪為翠翠作伴,把一個一個日子過下去。 ――沈從文 《邊城》

              照規矩,一到家里就會嗅到鍋中所燜瓜菜的味道,且可見到翠翠安排晚飯在燈光下跑來跑去的影子。 ――沈從文 《邊城》

              大老何嘗不想在車路上失敗時走馬路;但他一聽到二老的坦白陳述后,他就知道馬路只二老有分,自己的事不能提了。 ――沈從文 《邊城》

              他剛走到他自己那只小船邊,就快樂的唱起來了。忽然稅關復查處比鄰吊腳樓人家窗口,露出一個年青婦人鬢發散亂的頭顱,向河下人銳聲叫將起來:“牛保,牛保,我同你說的話,你記著嗎?” 年青水手向吊腳樓一方把手揮動著。 “唉,唉,我記得到!……冷!你是怎么的!快上床去!” 大約他知道婦人起身到窗邊時,是還不穿衣服的。 婦人似乎因為一番好意不能使水手領會,有點不高興的神氣。 “我等你十天,你有良心,你就來――”說著,彭的一聲把格子窗放下了。這時節眼睛一定已紅了。 ――沈從文 《一個多情水手與一個多情婦人》

              在這一段長長歲月中,世界上多少民族皆墮落了,衰老了,滅亡了。這地方的一切,雖在歷史中也照樣發生不斷的殺戮,爭奪,以及一到改朝換代時,派人民擔負種種不幸命運,死的因此死去,活的被逼迫留發、剪發,在生活上受新朝代種種限制與支配。然而細細一想,這些人根本上又似乎與歷史毫無關系。從他們應付生存的方法與排泄感情的娛樂上看來,竟好像今古相同,不分彼此。這時節我所眼見的光景,或許就與兩千年前屈原所見的完全一樣。 ――沈從文 《箱子巖》

              倘若你的眼睛真是這樣冷,在你鑒照下,有個人的心會結成冰。 ――沈從文 《月下》

              二十年前澧州地方一個部隊的馬夫,姓賀名龍,一菜刀切下了一個兵士的頭顱,二十年后就得驚動三省集中十萬軍隊來解決這個馬夫。誰個人會注意這小小節目,誰個人想象得到人類歷史使用什么寫成的! ――沈從文 《湘行散記》

              我不能給那個小婦人什么,也再不作給那水手一點點錢的打算了,我覺得他們的欲望同悲哀都十分神圣,我不配用錢或別的方法滲進他們命運里去,擾亂他們生活上那一分應有的哀樂。 ――沈從文 《湘行散記》

              我看過多地方云走過多地方橋喝過多地方酒只愛過正當好年華女子 ――沈從文 《由達園給張兆和》

              我這一輩子,走過許多地方的路,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年齡的人。 ――沈從文

            沈從文經典語錄6

              1、值得回憶的哀樂人事常是濕的。

              2、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遠近有了小小差異。

              3、一個對于詩歌圖畫稍有興味的旅客,在這小河中,蜷伏于一只小船上,作三十天的旅行,必不至于感到厭煩,正因為處處有奇跡,自然的大膽處與精巧處,無一處不使人神往傾心。

              4、我用手去觸摸你的眼睛。太冷了。倘若你的眼睛這樣冷,有個人的心會結成冰.

              5、一個女子在詩人的詩中永遠不會老去,但詩人他自己卻老去了……在同一人事上,第二次的湊巧是不會有的。我生平只看過一回滿月。但我也安慰自己說,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我應該為自己感到慶幸......

              6、日子平平的過了一個月,一切人心上的病痛,似乎皆在那份長長的白日下醫治好了。

              7、學貿易,學應酬,學習到一個新地方去生活,且學習用刀保護身體同名譽,教育的目的,似乎在使兩個孩子學得做人的勇氣與正義。

              8、“照理說:炒菜要人吃,唱歌要人聽?墒侨思覟槟愠,是要你懂他歌里的意思!” “爺爺,懂歌里什么意思?” “自然是他那顆想同你要好的真心!不懂那點心事,不是同聽竹雀唱歌一樣了

              嗎?”

              9、有些路看起來很近走去卻很遠的,缺少耐心永遠走不到頭。

              10、我明白你會來,所以我等。

              11、征服自己的一切弱點,正是一個人偉大的起始.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認識人。我只想造希臘小廟,這神廟供奉的是‘人性’。一輩子最怕的是在同一人生實在是一本書,內容復雜,分量沉重,值得翻到個人所能翻到的最后一頁,而且必須慢慢的翻。征服自己的一切弱點,正是一個人偉大的起始.熱情既使人瘋狂糊涂,也使人明澈深思。

              12、我就這樣一面看水一面想你。

              13、我一生從不相信權力,只相信智慧。

              14、黃昏時天氣十分郁悶,溪面各處飛著紅蜻蜓。天上已起了云,熱風把兩山竹篁吹得聲音極大,看樣子到晚上必落大雨。

              15、翠翠每天皆到白塔下背太陽的一面去午睡,高處既極涼快,兩山竹篁里叫得使人發松的竹雀和其它鳥類又如此之多,致使她在睡夢里盡為山鳥歌聲所浮著,做的夢也便常是頂荒唐的夢。

              16、該笑的時候沒有快樂。該哭泣的時候沒有眼淚。該相信的時候沒有諾言——《邊城》

              17、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齡的人

            【沈從文經典語錄】相關文章:

            1.沈從文簡介

            2.沈從文語錄

            3.沈從文《沉默》美文

            4.沈從文阿金美文

            5.沈從文故居導游詞

            6.沈從文論技巧美文

            7.沈從文三三讀后感

            8.沈從文一天美文

            9.讀沈從文《邊城》有感:那水那城那份情

            诚信彩票